tonw

随缘再见

【霜铁】let my soul out

一个丧病的中世纪AU

如果Tony是反派的话……

小王子LokiX反叛军Tony

设定Tony是和计生办主任一伙的,剧情丧病,故事短小,妮妮黑化,洁癖的菇凉别进来

最后比心




1


“大人,这边。”


Loki听到了短靴踏在地上的声响,不急不慢的节奏,清脆地敲在地面,光是想想就令人讨厌,


“Laufeyson。”带着笑意的声音响起,stark开口,却不是对他说的,“他还没说Odinson的长子往哪里跑了?”


“是的,大人。”


“麻烦你等在门口好吗?”Tony示意侍从退下,“让我和Laufeyson叙叙旧。”



2


“嘿,现在只剩我们两个了。”Loki抬起头,Tony stark隔着监牢的栏杆饶有兴致地看着他,脸颊随着烛火的摇摆一明一暗,“你知道这样对我们都没有好处。”


“对你没有好处?阁下,恐怕你在御前会议中已经有了一席之坐。”Loki讥讽,“反叛者。”


“你要是还记得Odin的故事就应该知道他从尸山中取得了王座,用人民的鲜血淬炼自己的宝剑,从覆灭的七国的宝库中熔炼了自己的王冠,他只不过是把所有敢于说出真相的人都杀了而已。”Tony嗤笑,“我猜我们没有什么可协商的了。”


“过来。”他打了一个响指,侍从顺从地走了过来,“让Odinson家活着的所有人都给他写信,一天一封。”


“要是他们不愿意呢?”侍从犹疑地问。


“不愿意就把他们的手指剁了,这点对策都想不出来了吗?”Tony皱眉,“以防万一你知道是从左手开始剁吧?”侍从唯唯诺诺地点头,Tony微笑,“很好。”


“一天一封,念给他听,然后带他去处刑场,一天一个,直到他说出他哥哥在哪里为止。”


“还有,把他转到别的牢房去,这里是什么环境?我们又不是野蛮人。”


“要上刑吗阁下?”侍从凑到Tony耳边耳语,Tony渐渐皱起了眉,“不用,这样龌龊的手段不是对王子应有的礼节。”


“下次见,殿下。”Tony笑嘻嘻地行了一个屈膝礼,转身离开。



3


Tony stark小时寄居在宫廷,stark家已经覆灭,他只能寄居在交好的世家家中。


对于一个外来者更悲惨的是,Tony stark小时候长的像一个女孩子。


Loki无数次看见他被逗弄着穿上女装,开玩笑似的学习小姐们的礼仪,毕竟一个已经覆灭的家族的继承人还能获得什么尊重呢?只要不被长辈看见怎么玩都是他们的事情。


Loki不屑与他们为伍,同时他也不感兴趣。



4


有一天他回房的时间有些晚了,走廊黑漆漆的,只有微弱的烛火在夜晚的凉风中摇摆,像是故事中的恶狼出没的夜晚。


但Tony stark的房门虚掩着,从门缝里渗出了热烈浓重的光,像是白昼一般。


Loki推开了那扇门。不用事先敲门,也不用征询许可,当你想推开的时候,推开就是了。


Loki站在门口,透过镜子他看见Tony stark在卸妆,嘴唇是浓烈的红,被粗暴的擦拭扯到了嘴角,横在脸颊上好像一道流血的伤痕。他的身上是松散的丝绸衣服,Tony stark已经过了男女莫辨的柔美的年纪,他的身上已经有了练习剑术带来的肌肉,不明显但已经有了线条,为什么那群人还这么热衷于给他穿上这种衣服?


Loki意识到了答案,是他的眼神,棕色的,炽热的,好像燃烧着火焰的,像野外的一只狮子,逼得人想掐住他的后颈摁倒地上,鞭打他,制服他,最好还能杀死他。


Tony stark把手帕放到了桌面,他透过镜子看着Loki,鲜红的嘴唇好像滴着血,“你好啊殿下。”他对Loki笑,站起身转了过来,他靠在梳妆台上,柔软的卷发贴着镜子,丝绸的长袍垂到了脚踝,他的脚上穿着一双深棕色的短靴,裸露在外的胳膊撑在桌面上。


Loki意识到他和那群人一样,软弱无力,不能捕获野兽,只能依靠外界的工具,狡诈的陷阱,牢固的牢笼,家族的名誉,高高在上的权势。


但他走了过去,像是踏进了一个牢笼,像是踏进了密密麻麻织好的蛛网,小狮子笑着看他,眼里是毫不掩饰的讥讽。



5


“你和父亲说要去北方?”Loki气冲冲地踏进门,带着质问的语气和一点点被背叛的悲伤。


Tony叹了口气,收起了剑,“谢谢您今天的指导。”他对老师说,漫不经心地收回了剑,“北方的thanos正在叛乱,陛下对我悉心教导,我当然应该报答他。”他用手帕擦拭剑身,“我看不出这有哪里不合理的。”


“……”Loki抿紧了嘴唇,“你的安危。”


“这就是你觉得最不合理的地方?”Tony抬起头奇怪地看了他一眼,“您让我受宠若惊。”


Loki的指关节有些发白,最后他松开了手,“我还能再看见你对吗?”


“当然。”Tony笑着应答,“您当然还能再看见我。”


Loki没有意识到,在Tony stark一如既往的笑容中,早就已经掺杂上了疯狂的色彩。



6


Howard stark的儿子叛乱了。


他毫不犹豫地投靠了thanos,他是thanos麾下最年轻最优秀的将领。


Loki看着信鸦带来的消息,他把它传到了下一个人的手上,‘你当然还能再看见我。’Loki深呼吸,看进了他父亲的眼神,那样痛心失望的眼神,他不自觉地咧开嘴笑了出来。



7


“你的表弟。”Tony兴致勃勃地指给Loki看,台上没了脑袋的家伙‘咕咚’一声倒到了旁边,写满他罪行的纸张被扔进了火焰。


“还记得他写给你的那封信吗?真是感人至深。真是令人恶心。”Tony stark的手打着颤,“把他的尸体拿去喂狗。”他小声对侍从说。


Loki深深地闭上了眼睛,深呼吸后又张开,还有三天,他想,胃部疼痛似的痉挛。



8


“往好处想,起码我们现在知道了Thor Odinson在哪里了。”


“是的阁下,本来他们只能像蝼蚁一样被我们踩碎,而现在他们竟然是一支军队了。”


“去送死的又不是你,大人。”Tony点了点桌上的地图,“我们现在应该开始思考战略了。”


“您的信,大人。”侍从走进门,小声开口。


“不是现在。”Tony头也不回。


“来自Loki Laufeyson。”


“给我。”Tony转身接过信,“没有毒?”他向侍从确认后撕开了封口。


纯白的信纸上短短写了一句话。




亲爱的Tony,

                   

                                       期待再与你相见。

                                                                                                     

                                                                                              你真诚的,

                                                                                      Loki Laufeyson




Tony微笑,把信纸揉成一团,“拿去烧了。”他对侍从说,然后他转了回来。


“我们能开始讨论了吗,各位大人?”他笑着开口。








【霜铁】四次Tony喝醉了酒(上)


1


Loki在酒会上看到了Tony Stark。光鲜亮丽的家伙揽着女伴,在吧台边谈笑风生,一杯又一杯地往自己嘴里倒着威士忌。


Loki扫了一眼桌上层层叠叠的杯子,他坚持不了多久。Loki想,把空了的酒杯放到侍者的托盘上,跟上了离开的家伙。



2


Tony在厕所里吐的天昏地暗,但酒精带来的麻痹感却减轻了不少,他接了水漱口,撑在洗手台上深呼吸,最后他抬起头看镜子,却意外地看到了一个好久不见的人。


“你的酒量还是那么差,Stark。”Loki靠在门框,嘴唇弯起讥诮的弧度。


“看到你我更想吐了。”Tony说,半讥讽半出于真心,他感觉胃翻腾的更厉害了,“你尾随我?”


“来欣赏你现在的样子,喝酒后的后续表演,一如既往的精彩,”Loki整了整衣领,向前迈了两步,意料之中地看见Tony如临大敌地后退,“我还会捅死你吗?”


“这可说不准。”Tony瞪着他。



3


有句话是,“不要在喝醉酒的时候和别人打赌。”Tony Stark现在终于能深深地理解这句话,但如果可以的话,他还希望给这句话加上一个后缀,“特别是酒量差的人。”


Tony沉默地盯着乱晃的镜头,屏幕里的他踩在桌子上,腰上系着自己的白T恤,摇滚乐发疯似的回响,但他的声音却盖过了会被投诉的噪音,“去他妈的Laufeyson!!老子会追到他!!然后再甩了他!!”


狐朋狗友起哄地高喊,镜头里大概是他自己的家伙举起酒瓶仰头开始灌酒,“我用霍华德的尊严发誓!!”


Tony点了暂停键。


“怎么了?”Clinton看的正开心,突然被打断让他不满地皱眉,“正到精彩的地方呢。”


Tony沉默地盯着他,Clinton举起手,“其实也没什么,后来你只不过用Steve的胸肌发誓,Barnes的面瘫脸发誓,还有Natasha的红头发发誓而已,顺便一提,”Clinton从裤袋里掏出了一张字条,“喝醉酒后你的字还不错。”


Tony毫不犹豫地抢过来撕碎了。


“well,没关系,还有很多呢。”Clinton满不在乎地说。


Tony想掐死这个狐朋狗友分之一。



4


Loki Laufeyson和Tony Stark八竿子打不着一起,就像他们的名字长度一样,就算把他们放到一起,他们也匹配不来。


但问题就是姑娘们才不管什么匹不匹配,名字的长度也好,身高的长度也好,这些都不是阻止他们把不一样的两个人相提并论的理由。


就像姑娘们会把天差地别明显不是一个款的Tony Stark和Thor Odinson相提并论,还搞了一个投票一样,所有在候选范围的小伙子在姑娘们看来都是同一种长了两只脚的生物。


Tony在两天前和女友分手了,对于一个潇洒的花花公子来说这不算什么,他们当然也是和平分手,但问题就是他的女友最后欲言又止地添了一句,好像指望Tony Stark去打个增高针还是什么似的,“你知道……我比较喜欢Laufeyson那样的……”他的女友抿了抿嘴唇,用一言难尽的眼神看了一眼小Stark棕色的大眼睛,“……”


就是那一眼深深地伤害了小Stark,更让小Stark受伤的是他的女友最后还没说话,用一段空白给了他无限的遐想空间。


换句话说,小Stark受的是双重伤害,他的女友的,和他自己的。


最后这导致了让小Stark受到第三重伤害的喝酒派对。



5


“你看,那边那个就是。”Bucky好心地指给低气压的Tony看,获得了一个不诚恳的‘呵呵’,内容包括了小个子从刚学会脏话开始到现在的所有粗鄙之语,“不要这样Tony,毕竟我也是你的赌注之一,虽然排在霍华德的自尊和史蒂夫的胸肌后面。”


“那家伙?”Tony皱眉,“他和Thor什么关系?”Tony缩在柱子后面盯着并排走的两个人,“他难道是Thor的男朋友?”小Stark脸上出现了绝望之色,“就为了霍华德的自尊和史蒂夫的胸肌和你该死的面瘫脸还有娜塔莎美丽的红发我就要被Thor打死了吗?”


“不是,”Bucky轻易驱散了小个子脸上的阴霾,“他是Thor老弟。”


“那我为什么还能活完派对?”


“Come on,我们可没喝醉,”Bucky撇嘴,“我们从开始就没邀请Thor。”


“还不如把我打死在派对上。”Tony小声嘀咕。


“不要担心,大块头支持他弟的恋爱自由。”Bucky说,“不过我建议你分手的时候不要那么得瑟。”


“那我的乐趣在哪里?”


“不知道啊,不过我们的乐趣就在那里。”Bucky笑嘻嘻地说,撸了一把小个子用发胶精心固定好的卷发,“加油。”



6


“首先我当然建议从情书开始。”Steve递给Tony一本诗歌集。


“你先引起他的注意,然后你再欲擒故纵,最后你运用你的魅力,一切就能水到渠成。”Natasha递给Tony一张照片,“从Thor的相册拿过来的,用你能想到的所有词汇夸他。”



7


“Loki,亲爱的Loki,我该怎么描述你?”Tony大声念,好像回到了小时候被老师要求朗读课文的时候,“你美丽的绿眼睛,总让我想起一切璀璨奢华的宝石;你苍白的手指,总能轻易地抚过我的心弦;你……”


“不太好。”Natasha做了一个暂停的手势,“你写成一篇记叙文了。”


“还记得我的‘我该怎么描述你吗’?”Tony翻了个白眼,“那就是我的内心写照。”


“或者我们应该专注于内心的描写,你写的太色情了。”Steve思考了一会儿,“或许我们该写的青涩一点?谁都知道Tony是个花花公子,或许他的胆怯更能激起波澜。”


“哇哦。”

“哇哦。”


Tony和Natasha齐齐地鼓掌,Steve羞涩地笑了笑。



8


“你看,Laufeyson就在那里。”Clinton指了指不远处,向Tony示意那个高瘦的人形,“就是现在。加油!”他拍了拍小个子的肩膀,“虽然这个行为本身没有荣誉可言。”他小声嘟囔。


“去你的。”Tony瞪了Clinton一眼,深呼吸后迈步向他指的方向走去,他的手攥紧了深绿色的信封,还是Natasha仔细挑选的,上面还有金色的丝带,真是娘爆了,Tony持续做心理建设,Tony Stark在今天就要像一个同性别的生物告白,去他的酒精。


幸亏周围没什么人。Tony暗自庆幸。


“Stark!”Thor的大嗓门传来,同时金发妞的笑脸明晃晃地出现在Tony眼前,“这么巧?”


操。操他的Clinton。你他妈怎么没发现Laufeyson在这里等他哥?!还挑了一个Thor正好到了的时候?!


“嗨……嗨?”Tony僵硬地打招呼,费尽全力地全力想着逃跑,但下一秒Thor的行为打消了他的念头,金发妞走了过来,强硬地把他揽到了怀中,然后自然而然的,他注意到了颜色极其抢眼的信封。


“这是什么?”Thor好奇地发问,“你似乎朝着Loki的方向走来。”


“这是Clinton托我扔的垃圾,”Tony欲哭无泪,暗恨自己衰竭的想象力,“如果你不介意的话能让我去一趟垃圾桶吗?”好把我自己扔进去。小Stark在心里垂泪。


“但它上面写字了,亲爱的……Loki?”金发妞歪着头读了出来。


Tony真的希望世界在这个时候爆炸。



9


传说亚瑟王围绕圆桌举行会议,以示众人皆平等,没有上下尊卑之分。


但显然不适用于这个场景。


金发妞和他黑发的老弟站在Tony对面,金发姑娘的嗓音显然把他的老弟吸引了过来,他们站在Tony对面,并且鬼都知道小Stark拿的是一个什么东西。


那种满是love,love,love,满是说不出的小心思的那种东西。


结合小Stark现在红的快发光的脸色还真是让人怦然心动。


“噢……”金发妞恍然大悟,“怪不得Natasha问我要了一张Loki的照片说是你想要,原来是这样。”Thor揶揄地看着Tony,“吾友……”


我呸。


你懂个锤子。


小Stark懂得了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他恨恨地瞪了一眼Thor,然后转向了金发妞的老弟,“给我拿着!”Tony气势汹汹地把信塞进了Laufeyson的手里,飞快地逃离了现场,希望自己的背影像保存实力的雄狮一样让人钦佩。


并且希望世界明天能爆炸。小个子边跑边在胸前画着十字。





甜甜的校园AU啦,希望小可爱们能喜欢~









【霜铁】fall

chapter2



Loki坐在软垫上看着小霜巨人往变出来的土地上塞花种,他挑起眉毛,“你在中庭是个花匠?”


“不,我是个图书管理员。”Tony头也不抬,“挺不错的工作,能阅读很多有意思的书籍,也能认识很多有意思的人,不过小王子,我应该告诉你不要再来了吧?”


“你应该叫我殿下。”Loki纠正,“并且一位殿下不会听从不合理的要求。”


“什么时候拯救你生命的建议也变成不合理了?”Tony擦了擦汗,坐到了软垫上,“没准什么时候你就静悄悄地死了也说不定,我可不会负一丁点责任,也不会感到一丁点愧疚。”


“但你是离群索居的那类人,这周围可都没有别的人了。”


“噢所以你发现了,”Tony撇了撇嘴,“看来我是时候搬家了。”


“并且你讨厌他们。”


“我表现的那么明显?”Tony起了兴趣,双手环着膝盖倾向Loki,“那你知道我在你身上也感觉到了吗?格格不入的殿下?”


Loki不置可否,小个子撇了撇嘴,他轻声念咒语,金色的光芒笼罩着他变出来的土地,幼苗慢慢地冲破土地,茎干慢慢地拔高,花骨朵渐渐成型,然后花苞绽开,艳丽的花朵在魔法的光芒中颤抖。


Loki屏住呼吸。一朵玫瑰花在光芒中上升,它的花瓣脱离了中央,只留下了中心的几片花瓣,像环绕着月亮的星星一样簇拥着花蕊,然后那朵玫瑰花飘飘荡荡地飘到了Loki面前,Loki接住了它,然后魔法停止了,那朵玫瑰花在Loki手中枯萎缩小,最后变成了他手掌中的一粒种子。


“这是恶作剧吗?”Loki瞪了小个子一眼,对方手托着下巴,正很有兴趣地看着他,“不是很有趣吗殿下?证明了魔法都是虚假的。”


“你可以幻化出想要的场景,变出想看到的人,但最后都是虚假的。”小个子叹了口气,他打了个响指,盛开的玫瑰花和棕色的泥土一起消失了,只剩下花种孤零零地散在地上。


Loki看了他一眼,“你真是多愁善感。”他挥了挥手,玫瑰花重新在荒凉的冰原摇曳,“一个魔法师这么想可不利于提升,难道那些拿斧子的野蛮人还要思考究竟是斧子还是他自身成就了他自己吗?”


“嗯哼。”Tony应答,“我猜我开始变得有些不正常了。”


“你刚从中庭回来?”


“那个眉毛长到天上的大家伙一点也不欢迎我,我还能去哪里呢?”


“你失恋了。”Loki肯定地说,他觉得很有趣,一个会魔法的霜巨人,一个到处跑的孤僻的家伙,“我可以做你的聆听者,如果你不介意的话。”


Tony笑出了声,“你真贴心。”


“我猜你也没有别的人可以说了。”


“你猜的正着。那我该从哪里开始说起呢,”Tony点了点膝盖,他变出了一杯茶,冒着热气的杯子摇摇晃晃地飘到Loki面前,Loki伸手接过,幸好这次没有消失。


“我在地球总得找个住所,”Tony开口,“这是另一种‘中庭’的说法,希望你不要介意,”Loki抿了口茶,示意他继续。


“然后我找了份图书管理员的工作,第一笔钱是我用金子去换的——别这样看我,我在九界还是很受欢迎的,就不能有一些自己的钱吗?”他瞪了Loki一眼,继续说,“你也能想到我在过什么生活,看一些书,去一些感兴趣的地方,感到厌倦了就离开,我们都是这样的。


“但是我的邻居向我表白了。我们并不亲密,最多就是点头之交,互相问好而已,他有时会来图书馆然后我们打个招呼,除此之外我们并不比陌生人亲近。但它就是这样发生了。”


Loki看着Tony,他想他是否知道自己的样子,这种轻易就能被打破的姿态,但Tony叹了口气,他抬头看Loki,“我的故事在这里就应该结束了。”


Loki挑起一边眉毛,“你就这样离开了吗?”


“我还不如就这样离开,”他耸耸肩,“我总是习惯使用魔法,然后有一天我就被发现了。”Tony看着自己的指尖,金色的魔法从那里涌出,“或者是我没有露馅,是那家伙太善于观察了,太聪明的家伙总是让人讨厌。”


“你知道你可以让他的记忆间隔吧?”Loki给出建议,“我不认为这是多困难的方法。”


“那我还不如离开,你知道记忆有多重要吧。”


“但你最后清除了他的记忆,虚伪的家伙。”


Tony瞪了Loki一眼,“我们在说两件事情。”


“随你,”Loki撇嘴,“现在我有你的把柄了。”


“狡诈的家伙。”


“随你怎么说。”Loki对他挥了挥手作为告别,“再晚我就要被发现了,下次见。”我的魔法朋友,Loki低声说,满意地看到了棕发青年不满的表情,他的霜巨人的姿态是什么样的呢?Loki忍不住想,消失在了冰封的原野上。





我感觉这是一篇对话体OOC文

其实这篇可以叫霜降耶,正好前两天就是







【奇异铁】一次关于爱情的谈话


Stephen路过的时候Peter正在看肥皂剧,那种眼泪满天飞,男女主角嚎啕大哭的没营养到极点的催泪型煽情肥皂剧。Stephen瞄了一眼专注地看着屏幕的Peter Parker,勉强忍住了几乎冲出喉咙的嘲讽。


但这个时候Peter说话了,他看起来深受剧情的感染,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屏幕,但话毫无疑问是对Stephen说的,“爱情开始于什么呢斯特兰奇先生?”他的声音很困惑,看起来青少年在沉迷于剧集的时候他的理智并没有放弃哀嚎。


Stephen撇撇嘴,这个问题让他放弃Peter Parker的想法开始动摇,他绕过Peter坐的沙发,坐到了左侧的单人沙发上,他想了想,“爱情开始于亏欠。”他结合自己的经验开口。


青少年看起来很怀疑,他转向Stephen,单脚搁在沙发上,“我以为爱情开始于过快的心跳。”


“那你跑个步也不见得爱上了体育老师。”Stephen很不屑,“你以为为什么年轻女孩们总是向男孩们借书?”


“为了省钱?”经济状况不佳的高中生说,“Ned也向我借书来着。”


“你的朋友对你可没有那种想法。但你的理由是第一个,其次这论证了我的观点,”Stephen故意顿了顿,满意地看到青少年皱起眉,“一个女孩问你借书,她就和你产生了联系,一来一去你们就有了关系,然后她会用‘谢谢你,我欠你一个人情’等种种理由和你有更多的联系,你们之间就有了越来越多的亏欠和人情,你就越来越觉得你还欠那个女孩什么,boom,”Stephen打了个响指,“有一个女孩喜欢你你有多幸运。”


“这听起来一点都不浪漫。”


“爱情本来就是一条慢慢下陷的沟壑,但你可以选择受害者。”Stephen不以为然,“你以为这种眼泪满天飞的是爱情吗?”


“不是吗?”Peter反问,“你和斯塔克先生在一起的时候还有满天飞的马克杯和一堆少儿不宜的粗口脏话呢。噢,我觉得更不浪漫了。”Peter有些沮丧。


“年轻男孩,”Stephen起身给自己去泡一杯茶,他预想到这个对话不会太快结束,于是他慢悠悠地开口,“罗密欧和朱丽叶在一起也得吵架,奥瑟罗甚至还杀了他的妻子。”


“那是莎士比亚笔下,大部分人还是很恩爱的,”Peter竭尽全力地找案例,“比如麦凯恩夫人一家?”


“你以为麦凯恩先生脸上的淤青真是撞门上撞出来的吗?”


“你就是想折磨一个青少年满怀憧憬的心。”


“我在让你认清现实,接受现实然后爱上现实,”Stephen用手指轻轻摩挲陶瓷光滑的外壁,他忍不住微笑,“你的父亲也并不完美,他和我吵架,他把马克杯当成塑料做的往地上扔,气势汹汹地说再也不想看到我,但是你看,我们还是在一起,没有人像故事中描写的那么完美,但说真的,这也不坏,”Stephen耸耸肩,他突然看向门口,“你从什么时候开始在那里的?”


“从你打破我家青少年的幻想开始。”Tony叹了口气,他揉了揉乱蓬蓬的头发,明显刚从实验室回来,他把钥匙从门上拔了下来,“真不想在这种时候看到你。”


“我很安静的,你家青少年还会放电视打扰你睡觉,但我从来不会。”


“坐在床边看着我睡觉还不如一起跟Peter看电视呢,”Tony挥了挥手,往卧室走去,“早安各位。”


“斯塔克先生一回来我就不放电视了好吗?”Peter小声抗议。


“怎样都行。”Stephen放下茶杯往卧室走,“希望我没有打破你的幻想青少年。”


“勉勉强强吧。”Peter把音量调小,“真是一个糟糕的谈话。”他瘪瘪嘴,突然想起了什么,“你怎么认识斯塔克先生的?”


“well,”Stephen开口,他轻轻地拧开门把,侧身闪进卧室,“我向他借了一本书。”随后是房门关上的声音。







我还记得我看《围城》的时候,有那本书的同学的妈妈还把她的书拿去垫桌脚了,因为是硬皮的(虽然很惨但就是感觉很想笑),封面还有个圆圆的印子,然后看了一半学期结束了,现在还没看完,悲伤





点梗

1、双性梗 @斯塔克先生的妻子

2、失忆 @蘇先生 (这个肯定会不太一样啦)


【贾尼】catch the train



普通人战争AU



“嘿!醒醒。”有一只手持续地拍打Jarvis的脸颊,用的是几乎掌掴的力道,那个声音执著地喊着他的名字,“Edwin Jarvis!Edwin Jarvis!”急切地就像追赶火车时的大喊,对方用上了十足的力气,“睁开你的眼睛!”


Jarvis不堪其扰地睁开了眼睛,有血从他的额头划了下来,沾湿了他的睫毛,于是Jarvis只能皱着眉毛,微微眯着眼睛,花了不短的时间才他辨认出了这是Tony Stark,对方好像松了一口气,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嗨。”Stark勾起嘴角对他笑了笑,用衣袖擦去了他额头上的血,“只有你和我了。”他的笑容里难掩苦涩。


是的。炮弹的轰鸣依然在远处回响,空气里呛鼻的血腥味好像化成了实质,他好像大梦初醒一样迷茫了一阵才想起了所在地,Jarvis张了张嘴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他的嗓子好像才被石子磨过。


Tony拧开了水壶的盖子,扶着Jarvis喂了他一些水,他撑着金发男人的脊背,“你的腹部被弹片炸伤了,”他轻声说,“不要有剧烈的动作,”


“会有人来救我们。”


Jarvis不相信他,不过话说回来,如果他们周围还有任何一个活人的话,Jarvis相信对方也不会相信他。“我们被丢弃了。”Jarvis叹了口气,他往后撑靠在了战壕上,注意到了Stark拙劣的包扎手法,他直视着对方的棕色眼睛,“他们都不知道我们还活着,又怎么会来救我们呢?”


“那你希望我说什么?噢我们死定了,所以我们为什么不趁还没被抓住快点自杀呢?!”Stark看起来像被激怒了,他毫不犹豫地开口,说完后面部痉挛了两下,“我很抱歉,我不是这个意思。”他低声说,倒到了Jarvis旁边,“但你是个讨厌的英国佬这点我不会道歉。”Stark家的小少爷在胸口画着十字,低声祷告,“如果你真的存在,上帝,请保佑我们。”Jarvis注意到Stark的口腔里一片猩红,对方那口洁净的白牙几乎完全看不见,就像刚吃过生肉一样,他垂下了眼睛,“我为我说的道歉,我也不是那个意思。”


“没事的,Jarvis,”Stark闭着眼睛祷告,“指挥官在死前呼叫救援了,他们一定会发现我们的,我会和你一起回到营地,然后操死那群狗娘养的。”他苦涩地笑,掩藏在坚定的语调下的是深藏的恐惧,Jarvis握住了对方那只不停打颤的手,Stark包裹住他的手,在胸前交握,“如果你真的存在,上帝啊。”棕色的睫毛像垂死的蝴蝶一样哆嗦,“救救我们。”


“为什么留在这里?”Jarvis问,问完他才意识到他的问题有多愚蠢,但Stark睁开了眼睛,他面无表情,“他们都死了Jarvis,破破烂烂的,你和我是唯一一个完整的,或许上帝真的眷顾我们,让我们避开了那些从天堂洒下的馈赠,”Stark握紧了十字架,“我看着Ivan死在了我的怀里,还有那些名字,那些现在在墓碑上的名字。我们该走了。”Stark抬头看天空,“炮弹停了,他们要开始清扫战场了。”


“你还好吗?”


“我好的不得了。”Stark扯了扯嘴角,“请?”他做出舞会上邀请舞伴的手势,又因为扯到了胳膊发出吃痛的“嘶”声。Jarvis露出了细微的笑容,他点了点头,靠在了Stark的肩膀上,他感觉到了Stark的腿正在不正常地打着颤,“你还好吗?”他问。


“好的不得了。”Stark回答,架着Jarvis站了起来,“我们走。”


Jarvis在这之前对他的战友知之甚少,Stark家的小少爷,一时冲动要来参军,这就是他们所知道的。Stark家的小少爷很有攻击性,Jarvis非刻意地注意到,在军队这种大块头齐聚的地方他显得有些过于娇小了,但Stark家的小少爷把所有嘲笑他的人都狠狠地打了一顿,有一天Ivan嘲笑他像个娘们儿,说他“准会像个娇滴滴的小姑娘一样躺在男人的身下呻吟”,Ivan使用了那个P开头的词汇,故意在饭点这种人声鼎沸的时间弄的人尽皆知。


Jarvis不怎么感兴趣,场面会变得很混乱,他想,但Jarvis没有想到是这种混乱。


Stark家的小少爷抄起椅子狠狠地往Ivan的身上砸,用的是不要命的方法,那个地方容易出人命他就瞄准了哪个地方,在Ivan倒地的时候Jarvis意识到Stark家的小少爷没有Ivan那群人说的那么不堪可耻像个“小姑娘”,他是个正常的青年,只不过是长的有些过于漂亮,但在白色短袖下,他的胳膊分明有着力量的线条。


是Ivan壮得像头熊。Jarvis想。


Stark家的小少爷狠狠地踩上Ivan的裤裆,他挑衅地低头看着Ivan笑,“现在是谁变得像个小姑娘了?”


Ivan周围的那群人愤怒地扑了上来。最后场面会变得很不好看。Jarvis叹了口气,上去搭了把手,毕竟Ivan也嘲笑过他“像个竹竿”,平时积点口德总是好的,Jarvis决定等Ivan恢复神智后这么劝他。


“欢迎。”Stark家的小少爷笑着说,他的鼻梁被人打歪了,鼻血很不好看地流下来,但他眼睛却亮的像橱窗里的糖,“Edwin?”他咧开嘴。


最后他们都被叫到了上尉面前,或者这么说不太对,是上尉来到了他们面前,毕竟两张病床不能被推到狭小的办公室里。


“只要你向他道个歉这事儿我们就算揭过去了。”上尉叹了口气,他总是倾向于像教导小学生一样让他们友好和谐。


“我不,”病床上的Stark小少爷啃了一口苹果,他的右眼肿的只剩一条缝,但Jarvis控制不住地想起了他亮晶晶的眼睛,“告诉Ivan他是个王八蛋,他活该,还有,他是个娇滴滴的小姑娘了。”Stark故意放大了音量,“祝他的老二安好!”


事实上Ivan就躺在了Jarvis隔壁,也就是Stark隔壁的隔壁,Jarvis忍不住笑。


Stark好像才注意到他,“谢谢了伙计,”他有些局促地说,“但我也找不出什么像样的谢礼,不如?”他递上那个被啃了一半的苹果,被Jarvis拒绝后做了个鬼脸,“以后你就是我的好兄弟啦。”他注意到Jarvis的欲言又止后补充,“单方面的也算。”


Jarvis模模糊糊地想到了这些,他忍不住笑出了声,“你笑什么?”Stark看起来很紧张,他故作严肃地斥责了两句,然后忍不住也笑,“这场面可真滑稽,我就跟你说我们俩是好兄弟。”


“你以前像个炸毛的小狮子,”Jarvis挂在小个子的肩膀上,踉踉跄跄地跟着对方的步伐,“Ivan恨死你了。”


“他以后不会再恨我了。”小个子干涩地说,“这感觉真讨厌,要是Ivan在肯定又要嘲笑我,说我要像个娇滴滴的小姑娘一样哭。”


“他这么说了对吧。”Jarvis轻声说,注意到小个子的肌肉突然变得僵硬,‘Ivan死在了我怀里’,他想起小个子的表情,“没事的,Tony,没事的,”小个子发出了两声被哽住的声音,但他还在跌跌撞撞地向前走,“没事的。”竭尽全力的逃亡快把他们俩折磨疯了,如果这短暂的能被叫做“逃亡”的话,但一切都会没事的,战争就快结束了,一切都会没事的。


远处想起了枪声,“谁在那里?!”是Barnes的声音。


小个子眼里泛起了泪光,他看向Jarvis,嘴唇因为兴奋而微微颤抖,Jarvis对他微笑,紧绷的弦一下放松让他有些犯困,他张了张嘴,“我想睡会儿,但你要知道我不是死了。”他最后说。


战争就要结束了,等那一天我要带你去那家糖果商店。Jarvis摸了摸小个子肮脏的脸,他凑上去亲了亲他的脸颊,一本正经地看着小个子嫌弃的眼神调侃,“一个感谢上帝的小礼物。”









找文

求一篇贾尼的AU

我记得开头是萨冈给萨特的情书,“这个世界疯狂,没人性,腐败。您却一直清醒,温柔,一尘不染。”

讲述的是军医Tony和jarvis在战场上相遇最后分别的故事,作者太太写的很温柔,也非常凄婉,结尾有一种泰坦尼克号的感觉,像是Rose往海里扔进了那颗海洋之心时溅出的水花。

还有没有小可爱记得名字呀 暴风求!

【霜铁】fall



chapter1





掉落到约顿海姆的时候Loki的脑子里循环播放着一个声音。



完蛋了。



字面意义上的完蛋。



他会生不如死,霜巨人会乐意折磨他,虐待他,然后看着他为之嚎哭,内心涌动着报仇的快意,最后或许Odin会发现他的失踪,然后Loki就像一个破布娃娃一样被交换回阿斯加德,但是没有人会再在意他,然后他就被丢弃了。



Loki在这样的想象中冷静了下来,他甚至因为自己对霜巨人产生了同理心皱了皱眉,说真的还能坏到哪里去呢?Loki叹了口气,“嗨?”他冻住了。



Loki僵硬地转过身,棕色头发的青年坐在地上戏谑地看着他,背景是飘零的雪花,“阿斯加德人?”



坐在地上的青年外表和阿萨神族无异,但阿萨神不可能在这种环境下生存,“你会魔法?”Loki问,他的心奇异地平静了下来,在阿斯加德找不到的对魔法的共鸣却在一个霜巨人身上有了回响,多滑稽,“你的魔法不错。”



“嗯哼。”青年点头,对他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请坐。”他打了个响指,地面出现了一个软垫,“Tony。”他自我介绍,“真难得你没有立刻拿出你的斧头或啥的。”



“为什么我要那么做?”



“我不知道啊,”他耸耸肩膀,不是很感兴趣的样子,“就是那种你弄死我我弄死你的那种,你知道的嘛,阿斯加德人和霜巨人那种。”他用手在空中比划,手指绕来绕去的。



“大战就被你说的像儿戏一样,”Loki在软垫上坐下,他应该感到冒犯并且立刻送这个家伙去死,但他没有,相反他充满了兴趣,他的魔法还不足以支撑他回到阿斯加德,况且这是在霜巨人的领地,Loki暗自盘算,“你看起来不像霜巨人?”



“你看起来也不像阿斯加德人。”Tony扫了他一眼,“我们是要在这里开聚会吗?”



Loki挑高了眉,“你用你的魔法去了不少地方。”他肯定地说。



“在你周围的人全都一心想要毁灭阿斯加德的时候待在原地还真没什么好玩的,”Tony叹气,他看起来没什么精神,“你能让开些吗小王子?”



在Loki反应过来前他的头顶开了一个传送门,刷拉拉的物品砸了他一身,Loki短促地咒骂了一句,绿色的光芒暂停了看起来像源源不断掉下来的杂物,“你还会传送门那一套?”



“以前不会。”Tony打了一个响指,杂物乖乖地堆到了他的脚边,“但是我可以学。顺便一提小王子,你的魔法恢复地差不多了,再晚你就要冻死在这里了。”



“但是我不想走了。你究竟是谁?”



“噢我们要玩追根究底那一套了吗?”



“看起来你知道我是谁。”



“你也知道我是谁。”Tony反驳,“在霜巨人的领地活了那么久你就不知分寸了吗?就因为我没有扑上去和你要死要活?”



“听起来你像个阿斯加德的小姐。”Loki讽刺,“我们一般都用‘决斗。’”



“我们一般都用‘’撕裂。”Tony瞪了他一眼,“你能走了吗小王子?或者走远一点不要拖累我?”他说完顿了顿,带着疑虑看了Loki一眼,嘴唇张开又闭上,“你是阿斯加德的小王子对吧?”他皱了皱眉,想说些什么。



但在Tony开口前Loki感受到了大地的震颤,远处似乎有嘶吼声传来,“真不巧,你有一位客人。”Loki站起身,准备传送的咒语,“下次见。”






























前一篇的脑洞由来
这本书叫《是我把你弄哭了吗》,一本小小的动物冷知识科普书(其实还是有点厚),很有趣很可爱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