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nw

主霜铁

【霜铁】亲爱的Tony(6)

石墨

惨遭屏蔽……对不起给我留言和点赞的小可爱了

【冬铁】wake up

Tony不知道他为什么在这里,他坐在墙边,靠着一尘不染的墙壁,脑子里空空的,什么都想不起来。


但他的心空落落的,肠胃痉挛一样的难受,他的喉咙持续地下坠,眼睛有些发涩的疼痛。


四方盒一样的房间里什么也没有,只有脚上的锁链延伸到地面里,所以Tony只能看着炫目的白墙面发呆。


他的眼睛有些发疼,但他还是看着白色的墙面,刺目而无暇的,好像冬天的雪地一样,踩上去会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他把身旁的人推到了地上,对方穿的厚厚的,好像一头熊,被推到地上后气恼地绊他的脚踝,他们在雪地上打滚。


但是对方是谁呢?Tony的眼睛因为刺痛泛起了水光。


他想起了小时候养的一只小狗,软乎乎的,收起牙齿软绵绵地舔他的手。但是不是这样的,他在实验室里,眼前闪着凛冽的银光,他碰到什么了,尖利的武器划伤了他的额头,小狗想要凑到前面,但却畏惧地后退,“没事的,没事的,”他说,血流下来挡住了他的视线,他朦朦胧胧地眯着眼睛,胡乱地用袖子擦着血,小狗胆怯地帮他包扎,颤抖着向他道歉。


没事的,没事的。Tony呢喃,闭上了眼睛。


大楼迎面倒了下来,深灰色的砖块好像失去平衡的多米诺一样倾斜,他来不及躲避了,斜伸出的钢筋好像死神的镰刀一样闪闪发光,然后他看见血液在他面前飞溅。


在冬日战士死亡后的第30天,钢铁侠陷入了昏迷。


【霜铁】邪神的第XXX次告白

这本来是平常的一天,普通的就和往常没有什么区别。大家各做各的事情,可能会打打出来搞事的反派,然后就各自回各自的住所。Tony甚至还能在实验室里又待一整夜,多美好的一天。


但很显然上天不是那么想的。


Tony Stark在上午十点昏昏沉沉地醒来,打开房门打算去厨房觅食,但是门口却站着一个邪神。鉴于打完灭霸后复仇者大厦不愿意接收,邪神本人又拒绝和金发兄长住在一起,所以这样的场景其实相当常见。但Tony本人还是很不理解,特别是对邪神每天勤勤恳恳地按时充当闹钟的行为相当鄙视。


但今天其实很不一样。


区别就在于Tony stark被告白了。


鉴于这件事相当常见,所有Tony也就很常见的拒绝了。他一点也不想和一个前神经病神谈恋爱,即使那个神经病和他一起拯救了世界并且在他的大厦里表现的相当不错也不行。


所以Tony就拒绝了,鉴于Loki是个不错的室友他拒绝的相当委婉。


但事情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变得诡异的。


他看着Loki的脸变得苍白,好像又流露出了那种想要捅肾的表情,刚想调笑几句眼前的邪神就变成了绿色和黑色混杂的漩涡,他的眼前一黑,再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的是昏暗的天花板,星期五体贴地把光线调亮。


Tony把房门拉开,眼前的是手指弯曲,还没来得及敲门的Loki。


Tony以为这是一个梦,但当Loki开口的时候他就知道不是了。邪神用迟疑和带着诡异的凄楚的口吻向他告白。


但说真的这又不能改变什么。所以Tony拒绝了。


理所当然的眩晕又侵袭了他的头脑。


但Tony stark的座右铭就是永不服输,所以Tony带着奇怪的报复念头和幼稚的倔强又拒绝了好多次,其中有不少次的说法可不太委婉,直到头脑中的眩晕感让他都快站不稳了Tony才开始思考对策。


先应付过去再思考接下来的措施,说真的这又不会掉块肉是吧?


又拉开了房门,Tony用相当真挚的笑容接受了对方的告白,甚至还给了对方一个拥抱。


但这没有用,Loki用一种可以说是面无表情的表情看着Tony,眼中满是失望,他推开了Tony,叹了口气想说话。


但Tony没有机会听到,他的眼前开始转圈了。


Tony又试了好多方法。


他关在房间里一天不出去,或者直接打破大厦玻璃飞出去,又或者费尽心机避开邪神,随意地搪塞过去,在他牺牲最大的时候他甚至还亲了邪神,用尽全力来表达自己的感动和真挚的诚意。


但这都没有用,所以现在Tony又躺在了床上,星期五体贴地把光线调亮,邪神还没来敲他的门。


这感觉糟糕极了。他在等着自己不可避免的命运,甚至都不能改变。Tony翻了个身,把脸埋在枕头里叹了口气,他尝试整理自己乱糟糟的思绪。


首先从最开始开始,Loki为什么向他告白?


他一开始以为这是个恶作剧,但从那么多次的“我爱着你”、“我以我的全身心发誓”、“我一直深爱着你”、“用我的全部起誓”来看,这并不是一个恶作剧。


一开始那个混蛋把他扔下了大厦,他当然不想和那么一个家伙在一起,甚至出现在一个房间也不行,但灭霸的力量必须让他们所有人都全力以赴,所以他和Loki有了交集。


Tony想起了他们喝的烂醉的胡言乱语,黑头发的邪神抱着他哭的形象全无,“我就是一个混蛋。”他抽抽噎噎地嘟囔,Tony哭着点头,顺便把眼泪全部都擦到邪神的丝绸睡袍上。


Tony又想起了邪神一本正经地收看烹饪节目,他甚至还搞了一本笔记本来做笔记,“噢我可不想看到你把自己毒死。”邪神轻蔑地嘲讽。


他又想到了邪神握住他的微凉的手,在无数个西伯利亚的寒冬里,只有那温柔的嗓音一遍一遍地安抚他。


他还记得Loki霜巨人的样子,他把空调的温度调的老高,但Loki一点也不冷,他皮肤的温度只是凉凉的,Tony好奇地触碰,“我觉得你现在的样子拍成照片一定能卖大价钱。”邪神只是无言地瞥了他一眼,他缠了好久才又重获殿下的“芳心”。


他们还举行过幼稚的“比惨”大赛,说到最后两个人都沉默了,Tony一下一下地拍着Loki的背,深深地为倒霉的殿下掬了一把同情泪,但他不敢说出来,毕竟如果换成Loki安慰他他肯定也能炸毛。


Tony来不及想更多了,熟悉的敲门声又响起了。


深吸一口气,Tony去开了门。


门口的是Loki。


他一直都没有仔细观察过,仔细看才发现Loki的样子其实很明显,他的嘴唇紧张地抿起,指关节有些发白,只有那双绿眼睛灼灼地望着Tony。


“stark,我……”


“Loki,”Tony犹豫着开口,“我不会和你交往。我并不爱你。”他用力抓住邪神的肩膀,赶在眩晕感到来前开口,“但是我喜欢你,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或许仅此于Pepper,或许仅此于Rhodey,但是你确实是我最喜欢的人之一。我以前以为你是一个精神变态,以为你是神经病,当然我现在也对你没有太多改观,但是我不讨厌你,你很温柔,你很善良,你是一个超级棒的家伙,宇宙最棒的那种,我和你住在一起超级开心的,所以你愿意给我一个爱上你的机会吗?”


“Please?”Tony承认自己用了狗狗眼,但如果再来一次他感觉自己真的要吐了,况且这也不算太卑鄙不是吗?


“什么啊stark,”邪神的唇角绽出微笑,他眯起眼睛地看着Tony,“为什么是你在乞求我?”


“well,”Tony撇嘴,踮起脚尖亲了亲邪神的脸颊,“这是一个很长很长的故事。”


“但是我会告诉你的。”



【霜铁】lokes【下】【洛丽塔AU】

“但悲惨的是……悲惨的是我仍然全身心地爱着你。”



“我还是看不出来他有哪里好的。”


“噢你当然看不出来。你觉得所有事情都是一般般,而且,看不出来也挺不错的,他是只有我一个人知道的好。”


我在我刚上中学的时候遇到了安东尼先生。


他是我父亲所说的“合居者”。Thor去上大学了,他老是不在家,他为我的安全担忧,说的好像他真的放在心上似的。我点头表示我听到了,他又嘱咐我要听话,不要戏弄那位先生。他总是这样,在他心里我所有的行为都是幼稚的戏弄,他从来都不关心我,连一开始的几句责问都消失了,这样无意义的把戏我当然也不会再实施,我只是觉得厌烦,所以我又点头,期望这僵硬的晚餐能快点结束。


但是那位先生他好像阳光。从树下的第一眼我就看出来了,模糊柔软的轮廓,棕色的头发软绵绵的。


“你好,我是Anthony·Stark,你可以叫我Tony。”他干巴巴地说,我觉得他好像要哭了。真奇怪,更奇怪的是我觉得他好像没有在看我,虽然他的眼睛里倒映出的完全是我的影子。


我一直以为那位先生会找上我。大概是用那种成年人常用的叙旧语气,或者那种自鸣得意的经验之谈,不管你愿不愿意,强硬地拉着你坐下聊上几个小时。


但那位先生没有。相反的是,他怕我。得出这个结论花了我不短的时间,但当我揣摩那些躲闪的眼神,手腕不自然的僵硬,还有我出现时突然加快的步伐,这个结论也不是那么难得出。


我有一点伤心,但更多的是不解。


我又不会吃了你。说真的,我还觉得我会是受害者呢。


所以当我在楼梯上看到他时我以为这又会是一场“看到了猛兽应该怎么做”的即时逃生表演,我甚至都准备好欣赏那乱糟糟的步伐了。


但真令人遗憾,那位先生走下来了,有点不情不愿,但他走下来了。我觉得我的心情一定跟好不容易养熟了一条小狗一样,看着它,看着它冲你低吠到软乎乎地,噢,那一定能把心都融化。


但那位先生当然不会舔我手心,带来这种感觉的壮举也不过是他终于到离我只有两米的距离的圈子了而已,而且他只是倒杯咖啡,整个人都散发着拒绝的气场。


所以其实并没有什么区别。相反我刚刚的心潮澎湃让我感觉有点丢人。


“介意我帮你吗?”他的声音真好听,低低的,但是很圆润,带着奇妙的卷舌音。我应该拒绝的,但他看起来比我更后悔,所以我同意了,这种小恶作剧总是让我兴奋,他看起来更沮丧了,但还是乖乖地接过了棉签。舔你“我早退了。”我没想说出来的,对天发誓,但或许是那位先生看起来很沮丧,或许是我的伤口真的很疼,又或许是他看起来真的很温柔,就像医院里有着棕色卷发的护士一样。所以我说出来了。这真的没什么要紧的,那群家伙是蠢货,他们都不值一提,他们的所作所为就像蝼蚁。但好吧,我的伤口真的很疼,这可远远超过了蝼蚁所能做的。


但是那位先生他愿意听我倾诉。噢噢噢,我能理解小理发师为什么要处心积虑地找一个树洞了,因为有时候就算你知道这不好,这不行,但你还是想要倾诉,憋着不说真的能让人发疯,虽然我觉得国王的驴耳朵也不算件小事。说真的这有些丢人,但那位先生真好看,我还是第一次这么近地看着他,在花园的时候阳光有些晃着我的眼睛了,现在午后的阳光刚刚好,他的眼睫毛真长,卷卷的,就像小扇子一样,亮晶晶的棕眼睛就掩在扑腾的小扇子下面,我有些不安。


“您觉得我说的很幼稚吗?”


“怎么会呢。”这种感觉真奇妙,虽然那位先生像我这样年纪的时候一定也很痛苦,但这种感觉真奇妙,在别人都会说你幼稚的时候有一个人会理解你,愿意带着那种什么鬼的“同理心”拥抱你,还信誓旦旦地保证当一个长期倾听者。


“你可别指望我理解你。”


“得了吧史蒂芬,我当然不指望你理解我。”


那位先生菜做的很糟糕,我总觉得吃完的下一秒我就要被送去医院了。


那位先生的幽默感也很糟糕,总是说着不知所谓的双关语。


那位先生的礼仪也很差劲,洗完澡总是踩着水就出来了,有时候还不穿上衣。


但他还是在给我做早晚餐,会听我说话,在周末的时候和我一起绕着公园骑自行车,然后懒洋洋地躺在草地上晒一个下午。


“我觉得这是俄狄浦斯情节?”


“或许吧。”


不管怎么说那就只能是一个情节了,因为那位先生走了,离开了。


我没有藏好我的情绪,是我失败了。


那位先生是一位小说家,我在帮他收拾桌子的时候看到了。那种蠢兮兮的恋爱小说,但是我发现了。绿眼睛,黑头发,苍白的肌肤。但那不是我,那不可能是我,是在遇到我之前的故事。这样的角色都不是主角,但都是挚爱。或许是一个完美的幻影,或许是一个摸不到的初恋。都是那种神话缪斯一样的存在。


我觉得这是不应该的。但我产生了另一种情绪,真是愚蠢,我燃起了希望。


就算不是我也没关系,那并不重要,因为这都说明了我的希望。绿眼睛,黑头发,苍白的肌肤,完美地与我吻合了。


所以我操之过急了,我失败了,我露馅了。


在那个楼梯上那位先生看我的眼神,不是疑惑,也不是看待稚嫩的孩子的眼神,那是一种惊恐的眼神,带着心碎的哭泣,带着隐约的泪花。


在那个时候我就知道了,啊,真该死,我又成了那个猛兽了。


我害了他史蒂芬,我害了他。


我早该知道的,在他出现我周围前的那些惊慌的眼神,那些下意识的战栗,他从开始就是怕我的,就算他对我笑了,那也都是脆弱的,就好像在冰面上行走。我没有让他走到对岸,我让他掉下了冰窟。


真该死。







开头那句话出自《面纱》,但是是断章取义,原著不是这个意义,也不要代入理解,只是觉得这句话很带感所以加了。比心


Frost Giant

“你是霜巨人?”
“是啊,”棕发青年笑着点头,压下面对神族时产生的不安情绪,他任由蓝色蔓延至全身,甚至有些自恋地转了个圈,“我看起来很丑陋吗?”他眯起红色的眼睛对loki笑。
“不会。”loki摇头,没有说出口的词语是“美丽”,他几乎是入迷地盯着那神秘的图腾和皮肤上繁复的花纹,青年大方地伸出胳膊让loki更近距离地观察,手腕上的金镯碰撞发出清脆的声响,“你会杀了我吗?”
“为什么这么问?”
“就像霜巨人是故事中的怪物一样,你们也差不多啦。”青年嘀咕。
“我永远不会伤害你。”loki想用手指触碰,却被青年阻止了,“会冻伤的。”他小声提醒。
loki有些喜欢他。
神秘又坦率,纯真又色情,简直就像故事里的美人鱼,他悄悄看了一眼那双变成红色的大眼睛,在对上青年疑惑的眼神时嘴角微微勾起。
但那都是在他知道自己真实身份之前的事情了。

等我脑出来了就写个AU

被屏蔽了再发一遍  @EveCrale  @喜欢你的中二病  @skwad  @妮妮的翘臀 (这个名字我非常的欣赏
比心♡

【霜铁】lokes【中】 【洛丽塔AU】

啊,是那个孩子。Tony有些犹豫要不要下去,他的神经尖叫着让他退缩,但Loki抬头看了他一眼,中途折返是很可疑的,Tony只能尽量如常地走下去。只是一杯咖啡,Tony默念,我不会停留。


但是难以忽视的血腥味让Tony忍不住投去一瞥,Loki低着头处理伤口,他的手抖个不停,因为没掌握好的力度疼的脸色发白。


“介意我帮你吗?”Tony把咖啡放在了桌上,因为脱口而出的话在心里叹息。


少年安静地点头,把沾着药的棉签递给了Tony。他的腿上是擦伤,被推倒在地上产生的擦伤,Tony垂着眼睛,他能想到发生了什么,所以他没有开口。


“我早退了。”Loki说,在棉签擦过伤口时微微颤抖,“他们把我推到地上,只是因为我没有帮他们写作业。”他的声音苦涩,“他们都是蠢货。”


Tony抬了抬眼睫,“如果你愿意的话,你可以对我说,我不会说出去的。”


“我可以吗?”


“当然。”


Tony安静地涂着药,他知道这些青少年是怎样折磨人的,Loki遭遇的和他少年时遭遇的没有什么区别,他和Bruce在学校时也有这样的冷遇。唯一的区别是他们最后反抗了,在他们把Bruce推到了墙角让Bruce的额角流血时Tony用凳子打了他们,他被推到地上但他抓住了那家伙的脚,扯住那家伙的头发跨在他身上把他的头往凳子上撞,疯地就像是从精神病院跑出来的,当时那群人看他的眼神就好像看一个变异的僵尸。Tony露出微笑,他已经很久没看见Bruce了。


“您觉得我说的很幼稚吗?”Loki问。


“怎么会呢,我年轻的时候也是这样的,”他看着少年因为惊异而睁大的眼睛微微弯起唇角,“不可思议吗?但这都是正常的,都是不值一提的。没人可以伤害你,你没有做错什么,如果他们让你难以忍受的痛苦你当然可以报复回去。”Tony想起了Bruce,想起了他的science bro,“你要和喜欢你的和你喜欢的人在一起,你有想要在一起的同学吗?”


Loki抿嘴,他把眼里的情绪挡在纤长的睫毛下,声音别别扭扭的,“我和Stephen相处的很愉快,但我不确定他是不是也是这么想的。”


“去尝试好吗?如果你不确定的话我很愿意听你说。”Tony把纱布缠上少年苍白的腿,他好像看到了年少时的自己,这很奇妙,起码在他因为痛苦而哭泣时Howard因为太忙而没有时间听他倾诉,但他有Bruce,友情是多么奇妙呀,他希望这个小少年也能体验到,能解救孤独的只有陪伴,独自舔舐伤口是多么痛苦,不过他那个时候抱着Bruce哭也挺丢人的。


Tony把纱布放进药箱,拍了拍少年瘦弱的肩膀,他端起咖啡转身准备上楼,“谢谢您。”


“不客气。”Tony对loki眨了眨眼。


这给Tony带来的远超安慰。他一直因为自己的丑陋而畏惧,止步不前,但事实是当你认清了自己后一切都没有那么可怕了。当他看着Loki苍白的腿时他多怕熟悉的呕吐感涌上他的喉头,但事实是他没有,他只是用一个正常的成年人的目光去看他。Tony关上了房门,把头靠在墙上,心头是前所未有的轻松。


Tony准备给Bruce写一封信,虽然他不知道Bruce的地址,但他会等到他见到Bruce的时候亲手交给他。


Odin先生很忙,匆匆地回家,匆匆地离开,比Howard有过之而不及,Tony猜这也是他会找一个寄住的人的原因之一。Tony学着做菜,从一开始的难以下咽到现在的勉强还能入口,这之间的转变让Tony开心极了,而Loki也不情愿地赞赏了他,停用了库存良多的胃药。


他和Loki在一起的时间变长了。Tony在吃早晚饭的时候会和小少年一起。Loki从一开始的拘谨变成了现在的自然,这之间的转变让Tony很开心,而Loki现在显然愉快多了的情绪则让Tony更感欣慰。


他还是会梦见Isabel,但Isabel终于不是他的梦魇了,她只是他年少时的爱人,她只是他永恒的爱。


有时候名叫Stephen的少年会来找Loki,他高高瘦瘦的,疏离又礼貌,但看到Loki时嘴角柔软的弧度却是真实的。


Tony勉强抱着巨大的纸袋,用脚关上了门。屋子里安静极了,Loki还没回来吗?Tony想,把纸袋里的东西一件一件放进了冰箱。“Loki?”Tony走上台阶,刚想推门进去却僵住了,房间里有细小的呻吟声。


Tony经历过青春期,他知道那是什么。


Loki在自慰。


这个事实好像当头一棒,让Tony的头脑有些晕乎乎的。他一直以来都把Loki当成一个孩子,却忘了这个孩子也是一个少年了,他当然可以有生理反应,有生理反应当然也是正常的,Tony不停地自我劝解,但他的面部温度却于事无补地升高了,Tony僵硬地转身,尽量轻手轻脚地下了台阶,祈祷Loki千万不要发现他在,祈祷Loki没有听到他刚才叫他的声音。


天哪,这真的是太尴尬了。Tony简直想捂脸狂奔。


晚餐的餐桌上的气氛凝滞,Tony希望这是他的错觉,这要是不是错觉的话,Tony不敢再想下去了。


“我不是小孩子了。”Loki突然开口。


“什么?”Tony镇定地攥紧了叉子,用尽自己的全力来体现疑惑不解。


“只是提醒您。”Loki突然笑了,他笑得很好看,绿眼睛温柔地眯起,但Tony却觉得心脏不受控制地狂跳,他镇定自若地点头,几乎想把脸埋进餐盘。天哪,所有孩子在青春期的父母都是这么尴尬的吗?


“我的裤子变短了。”Loki在一个早晨说,他正在穿皮鞋,盯着露了一大截的脚踝若有所思。


“唔。”Tony退远了一些看。Loki确实长高了,他变得修长挺拔,如果不是他的四肢瘦长的话这条裤子应该早就穿不下了。“我们去购物?”Tony提议,得到一个点头后回房间去翻车钥匙。


Loki一路上的心情都不错,他自顾自地笑,就好像有什么只属于自己的小秘密一样。Tony有些好奇,“你在笑什么?”


“这是一个秘密。”Loki眨眨眼。


Tony不确定自己有没有下意识撅嘴,但他希望自己没有。


“合适吗?”Loki透过穿衣镜看着他。


Tony点头,Loki因为他不加思考就点头的行为而微微皱起眉。但Tony可没有说谎,在一年内Loki长得很快,他的四肢瘦长,穿什么衣服都很合适,而Tony在刚才才意识到Loki已经快到他的肩膀了。这个青年就像春天的嫩芽一样,在不知不觉间就快长成小树了。


Tony和Loki拎着一大堆纸袋回家,Tony有些疲惫,“我先上去了。”Loki点头,却微微一顿,“等一下。”Tony疑惑地转身,少年拉过他的领子,微微踮起脚尖,浅色的唇瓣贴过他的嘴唇,“给您的谢礼。”


Tony觉得自己就像高中时操作失误的化学物质,“嘭”地一声就快冒烟了。“你你你……”他有些结巴,想要说话却构不成一句完整的话,最终他自暴自弃地快速走上楼,眼神躲避Loki的眼神,希望自己的背影不要那么像落荒而逃。这一切都太超过了,Tony慌乱地想,有什么不对。这要是一个单纯的礼节性的吻Tony当然没问题,但他刚刚看到了Loki的眼神,那不对,那双绿眼睛里闪烁的是什么呢?又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Tony感觉喉咙被扼住了,他希望这是错觉但他的心却控制不住地下沉。


Tony开始躲着Loki了,他照常做早餐晚餐,但却躲着Loki。他把Loki的盘子放在Loki的位子上,匆匆地和Loki擦肩而过,无视那个少年盯着他的视线,忽视内心的负罪感。


他的噩梦又回来了。纠缠的黑暗好像丝线一样勒住他的脖子,Tony从噩梦中惊醒,通常一身冷汗,但更多时候,他冲向厕所,对着马桶吐得天昏地暗。泪水逼向他的眼睛,他的视线一片模糊。Tony漱了口,踉踉跄跄地走出厕所,却发现Loki站在房间里。


该死,他忘记锁门了。黑发的少年站在门旁,安静地看着他,柔软的黑发垂在肩头,他张了张嘴,却一句话也没有说出来。你就不能留我一个人吗?!Tony几乎想大喊。但那是错误的,他已经毁了,他不能再让一个这么美好的少年破碎。


“我可以留下来吗?”Loki开口,声音在房间里冷清清的,就好像窗口里投进来的月光一样孤单。


Tony想拒绝,但他看到了Loki的眼神。“我可以留下吗,父亲?”然后Howard拒绝了他,他抱着自己的泰迪熊走回了房间,在冰凉的月光下想着他的母亲。真奇怪,真是奇怪,这个少年老是让他想到他自己。为什么呢。


Tony感觉眼泪又流出来了,他把这归结于生理反应,归结于呕吐过后的不适感,“只要你想。”他艰涩地开口。


Loki安静地坐在床边的凳子上,一言不发,那样子看上去好像是要待到凌晨。“你这样真让人毛骨悚然,为什么不睡在床上呢?”Tony把脸埋进枕头,声音闷闷的,他拒绝看Loki,只是挪开了一些。


在短暂的停顿后少年掀开了被子,带着凉意的身体躺在他身边,“Tony。”他轻声说,在他说出下句话之前Tony捂住了他的嘴。“我不想听。”Tony的声音闷闷的。


“好,”Loki说,微凉的手抓住了他捂在他嘴上的手,把那只手放进了被子里,“晚安。”


Tony嘟囔了一声作为回答。


他们还是像以前一样,或者说是装作像以前一样。Tony每天晚上和Loki睡在一起,他想拒绝,但梦魇从来没有放过他。多么可耻啊,他一边享受着这个少年的温暖却又一边让这个少年破碎,他多么丑陋。


这样下去会怎么样呢。Tony看着天花板,他身边躺着Loki,少年的睡颜很安静,苍白的皮肤就好像瓷器一样细腻,Loki。Tony无声地念着这个名字,感受着舌尖的弹跳。


“Tony。”他忽然想到了他捂住Loki嘴的那天,他没有说出口的下一句话是什么呢,Tony无声地笑,就好像他很在意似的。


他们的生活就好像粘起来的玻璃碎片,不堪一击。但Tony没想到它破碎的那天来的这么早,那么残忍。


Odin先生死了。死于车祸。Tony和Loki站在他的遗体旁,警官解释着前因后果,Tony的头脑嗡嗡作响,他只看到这个庄严的老人浑身是血,眼神失去了焦距。


Tony无声地把Loki揽进怀里,少年人把头埋在他的颈窝里,泪水打湿了他脖颈旁的肌肤,苍白的的手用力抓住了他的衣服,骨节发白,Tony只是把Loki抱的更紧了些。他怀里的身体在颤抖,细小的哽咽声断断续续地传来,Tony一下一下地摸着少年消瘦的后背。


Tony安排好了丧事,他询问了邻居,开始给Thor写信。Loki站在书桌旁,“你要把我交给Thor?”


“他是你哥哥。”


“……”


“Loki,”Tony头也不抬,但他能感觉少年执着地粘在他身上的视线,“他是你哥哥好吗?他会照顾好你,我会给你们足够生活的一切,所有的一切我都会安排好,你们不会有任何问题。”


Loki沉默地盯着他,“Tony,”他开口,绿色的眼睛挡在了浓密的睫毛下,他盯着地面,“我一直爱着你。”


Tony咬住嘴唇,他的眼眶控制不住地湿润,他的喉头哽咽,浓烈的情绪冲撞着他的心,他的身体甚至都为此有些疼痛,Tony闭上眼睛,“我知道。”我一直都知道,我一直都知道。但那又怎么样呢,那又怎么样呢。


“那很好。”Loki的唇角露出苍白的笑,他转身出了房门。直到房门关上那一刻,Tony才伏在桌案上大哭。他想起了少年小心翼翼的眼神,在噩梦中轻轻触碰他脸颊的手,还有他无数次躲避的,那心碎的眼神。Tony哭的不能自已。


“谢谢您的慷慨,先生。”Thor和他握手,Tony的嘴角扯起微笑,“希望你们幸福。”他和Thor互相拥抱,在那张轮廓鲜明的脸颊上印上一吻。


他没有看见Loki。


Thor帮他把皮箱搬上了车,Tony坐上了汽车,他下意识地抬头。


他看见了Loki,在曾经是他房间的窗口旁,黑发少年安静地站在那里。他好像在说话,但Tony看不清楚。他只是扯了扯嘴角,然后发动了汽车,沿着他来时那条陡峭的坡,消失在了路的尽头。



【霜铁】trap【已坑】

“你先走好吗?我过会儿联络你。”Tony亲了亲她柔软的脸颊。

女性害怕地点头,抓住挂在沙发上的外套离开,在浓烈的信息素下忍不住瑟缩,她关上门后就慌张地离开,细高跟踏出急促的步伐。Laufeyson靠在门边冷冷地看着他,“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以为你已经知道了,”Tony攥紧了拳头,故作镇定地说,“我要和你离婚。”

他和这个女人保持了一个星期的关系,每回都是在家里做爱,Tony知道她不是没有企图,但那又怎么样呢?他们的最终目的不谋而合,Tony欣然同意。他每一次在亲吻她的时候都会想Laufeyson会不会突然回来,会做出怎么样的表情。他因为这样的想象害怕,但更多的是兴奋。

Laufeyson是一只野兽。可惜Tony是在婚后才明白的。他的父亲逼他结婚,但作为一个betaTony没有太合适的对象,alpha在性事上又凶狠又残暴,他已经不年轻了,光是想到那样的性行为就让他忍不住瑟缩。相比较之下Laufeyson似乎是一个不能再好的选择,第一次见面时这个绿眼睛的青年温文尔雅,嘴角的笑容礼貌又疏离,而他又是Odin的养子。一个温柔对他没有好感的alpha,在各方面都不能更契合了。Tony和他约会了两周,这个青年表现出的完美的礼仪和对性的冷漠让Tony满意,更令人庆幸的是他答应了Tony的求婚,这是双方都满意的婚姻,政治和金钱的结合,一场完美的形式婚姻。Tony亲吻他的时候错过了那双绿眼睛里闪着的光。

石墨

长图

【霜铁】你家崽崽凭啥打我家崽崽

沙雕注意

家长史蒂夫和家长大锤

幼年基和幼年妮


会客室笼罩着严肃的气氛,老师解释完缘由后离开了,放心地让两个金发壮汉自己解决问题。


史蒂夫坐在沙发上,旁边是晃着腿捂着后脑勺的托尼,“奥丁森先生,”史蒂夫严肃地开口,“我认为你有必要教育一下你家孩子。”


“哈,”索尔轻蔑一笑,“我认为我们要双向思考问题,罗杰斯先生。”


“我不认为这是托尼的问题,而且那也不是他打人的理由,”‘史蒂夫,史蒂夫。’托尼小声地叫,‘别闹。’史蒂夫低语,“任何理由都不是暴力的借口。”


“我没有打他。”一直沉默的洛基开口。


“???”史蒂夫盯着托尼。“我刚刚叫你了你没理我。”托尼理直气壮地回视,“他把我推开我撞到墙了,”托尼苦着脸补充,“好疼的。”


“他为什么把你推开?”


“我亲了他,”托尼补充,“嘴。”


“你为啥要亲人家?!”


“你为啥要亲洛基?!”史蒂夫和索尔异口同声,像开了一个男低音的二重唱,但这个默契一点也没有让两个人高兴,他们鄙视地在对方眼里找到了一点点共同的震惊。


“因为他长得可爱。我还以为他是姑娘呢。”托尼苦着脸,“上回巴基也是。我什么时候能亲到真姑娘啊。”


史蒂夫深吸一口气,“和人家道歉,托尼。你后脑勺还疼吗?”


托尼摇摇头,“一点点。对不起我错了。”


“下次还亲吗?”


托尼皱着眉头,“不了。我要亲女孩子。”


索尔觉得洛基有些安静过头了,他转头小声说,“和人家道歉洛基。”


“对不起。”洛基盯着托尼不知道在想什么,他攥紧了衣服的下摆,嘴唇犹豫地张开又闭上了。


真奇怪。索尔想,和史蒂夫打过招呼后牵着洛基离开了,洛基在门彻底关上前瞟了托尼一眼,绿眼睛有些闪烁。“所以你为什么要亲人家?”史蒂夫等门彻底关上了又问。


“我真以为他是女孩子,”托尼捂住脸,“我恨这些长头发的男孩子。”


史蒂夫叹气,把托尼抱到胳膊上,“我们去买甜甜圈。脑袋还疼吗?”


“吃了甜甜圈就不疼了。”托尼咧开嘴,拍了拍史蒂夫宽阔的肩膀,“我要草莓味的。”



托尼一看见洛基就觉得脑袋疼,而且这可能不是错觉。托尼犹豫地向左挪了两步,又向右挪了两步,看到对方随着转移坚强地粘在自己身上的视线后确定。啊,他真的在等我。托尼觉得脑袋更疼了。但他还是坚强地走了过去。“嗨……嗨?”


“我很抱歉推了你,”洛基说,“我不是故意的。”


“嗯……我原谅你了?”托尼犹豫地回应,天知道他为什么对上奥丁森就这么紧张,“我也很抱歉亲了你。”托尼坚定地补充,“我保证我以后再也不会了。”


“你还亲巴基吗?”


“哎……亲啊……”


“巴基还换润唇膏了呢,樱桃味的。”托尼想了想又补充,有些回味地舔了舔下唇,“待会儿再亲一口。”


“哎哎哎……你走什么??”托尼不解地盯着黑发男孩转身就走的果断背影,不知道为什么他看起来有点……生气?


THE END?



妮妮真的好可爱。吸妮使我快乐


【霜铁】Lokes【上】 【洛丽塔AU】

原创角色有


我人生的一切错误都开始于那个黄昏的沙滩。


在岩石的遮挡下,在柔软昏暗的阳光的笼罩下,我和我的Isabel接吻。我的手颤抖地抚摸她赤裸的肩膀,她用羞涩的眼神看我,绿眼睛是令人心碎的爱,我犹犹豫豫地抓住了她泳装细长的衣带,心里是冲撞的欲望和满腔的爱意。


如果我和我的Isabel在一起了,我的人生就不会这样可悲。她死于疟疾,我甚至都没能最后看她一眼,我的父亲叹息着说她死去的样子是多么凄惨,多么令人同情,但我记着的是阳光下她最后看着我的温柔的眼神,细长的手指搭在我的手背上。


我的Isabel没有死去,她活在了我的心里。


在我年轻的时候,我总是坐在公园的长凳上,看着那些孩子跑来跑去,他们稚嫩的气息随着挥洒的汗水在阳光下闪闪发光,脸上是热烈灿烂的笑容。虽然我坐的离他们那么远,但我却仿佛能感觉到他们的荷尔蒙,他们令人心醉的纯真,他们离我那么远,但我却感觉那汗水好像滴在我的鼻尖。


你有一双美丽的眼睛。总是会有人坐在我的旁边,在离开时对我说。


是吗。我总是笑着回应,想着他们是否知道这双美丽的眼睛后面有着多么丑陋的灵魂。


我辗转在各个国家,沉迷于一段又一段的恋情。她们都像我的Isabel,乌黑的发,碧绿的眼,苍白的皮肤,但她们都不是我的Isabel。我甚至都不能想象出我的Isabel长大的样子。


对不起。我持续地对她们无用地道歉。


我感到罪恶,我对自己感到恶心。在午夜惊醒后我所做的只能哭泣,我不应该这样,我不能这样,但我控制不住自己,我用令人作呕的眼神看那些孩子,我是一个恶魔,所以我哭泣,像鳄鱼的眼泪,我是一个彻头彻尾的伪善者,我吐在洗手池里,镜子里映出了我苍白的脸。我柔软的Isabel成了我的梦魇,成了我永不消散的爱。


在我三十岁那年,Rhodey给我提供了一个寄住的机会。那是一个安静的小镇,没有眼花缭乱的裙摆,没有一群一群的孩子们,对我来说简直像一个隐居的天堂。Rhodey用同情的眼神看我,“你简直被酒色掏空了身体。”我只是笑了笑。Rhodey把我送到了那栋住宅门口,帮我搬下了皮箱,Odin先生在房屋门口等我,他是一个看起来很威严的长者。我和Rhodey拥抱告别,看着他的汽车渐渐地驶下了那个陡峭的坡。


Odin先生带我上楼放好了箱子,他的妻子去世了,其中的一个孩子离家上了大学,还有一个刚上中学,他一一向我示意客厅厨房起居室,叹息着说他的孩子有多顽劣。最后我们踏出了后门。后面是一片草地,“这是我的花园。”红色金边郁金香随风摇摆。有一个男孩在树下看书。他抬头看我们。


乌黑的发,碧绿的眼,苍白的肌肤,“这是Loki。”


我只觉得眼泪快要夺眶而出。我的Isabel,我萦绕不散的梦魇,我永远长不大的爱人,我永恒的爱。我几乎想要逃跑。


“这很好——这……很美……”我断断续续地说,喉头哽咽。





后面的剧情走向和原著相差比较大,可以当半个AU看

按原著剧情Odin就要和妮妮结婚了……